温州视线手机站

温州 > 游戏 > 网络游戏 >

在武汉游戏人生10年的青年王刚 沉迷于网游十年病入膏肓

天门妇女孙国香和她因沉迷网游而重病缠身的儿子王刚 记者戈昊怡摄 

天门妇女孙国香和她因沉迷网游而重病缠身的儿子王刚 记者戈昊怡摄

病重的王刚 

病重的王刚

十年前的王刚 本报记者戈昊怡摄 

十年前的王刚 本报记者戈昊怡摄

  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首席记者钟楠 记者陈倩 特约记者刘春斌 通讯员魏文军

  在武汉游戏人生10年的青年王刚,沉迷于网游十年后病入膏肓。天门市拖市镇妇女孙国香始终记得那个日子——2001年8月28日,那是大学刚刚肄业的儿子王刚离家“打工”的日子。

  王刚这一去,竟然10年杳无音讯。今年母亲节的前夜,5月7日晚,孙国香忽然接到了村治保主任的电话:“你的儿子找到了,他倒在武汉的一家网吧里,病很重,被公安送到了救助站!”

  游子为何置家中白发双亲不顾,10年不归?本报记者昨日赶到王刚住院的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病房,听32岁的他讲述10年网游生活。

  高中沉迷游戏曲折考上大学

  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,王刚都是村里最聪明的孩子,成绩优秀,活泼乖巧。一直在小学担任民办教师的父亲王道洪,对孩子管教严格,对学习督促很紧,王刚一路顺利考入了当地的省重点天门中学。

  王道洪回忆,孩子第一次学习出现问题是在高中二年级前后,当时,孩子忽然迷上了电子游戏机,并逐步发展到逃学、旷课的程度,经过学校老师和家长双方努力,王刚在高考前夕集中精力备考,终于考入了武汉化工学院精细化工专业。

  大学网游成瘾终致肄业返乡

  王道洪是一名普通的乡村小学民办教师,收入微薄,妻子在家务农,王刚还有一个妹妹,家庭经济一直都很拮据。

  大学二年级时,老师告知家长:王刚沉迷网络游戏,发展到长期旷课的地步,多门功课不及格,长此以往,恐怕学业难以为继。

  心急如焚的王道洪立即从天门赶到武汉的高校,王刚当面向老师家长承诺:一定痛改前非,好好学习。但是,此后的他依旧在网络中沉迷。

  2001年7月,大学四年学业结束,王刚返回家中。因多门功课不及格,王刚无法取得本科毕业证和学位证。王刚回忆,当时可以拿个肄业证,但是,“没脸去学校拿,最后也没有要。”

  十年苦苦寻找双亲肝肠寸断

  回乡后不久,王刚向父母提出:要返回武汉找工作,去闯荡一番。

  2001年8月28日,王刚给母亲孙国香打了一个电话:“已到武汉,很好,请妈妈放心。”此后十年,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没有任何信息。

  孙国香回忆,十年间,她曾无数次的问自己:“我的伢儿,究竟去了哪里?你是死是活,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!”

  王道洪已经记不得自己趁着寒暑假期内,跑了多少趟武汉,在武汉深夜的街头,偷偷地贴了多少张寻人启事。

  母亲节里相见执手相看泪眼

  2011年5月7日晚,收到武汉方面的信息后,孙国香一夜无眠,决定次日赶早包车去武汉接儿子。

  5月8日,母亲节。凌晨4点多,孙国香就从天门出发,上午10点多钟,她终于在武汉岱家山医院见到了10年未见的儿子,母子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当天下午,孙国香以1300元的价格雇了一辆救护车,将儿子拖回了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  下达病危通知急需转院救治

  入院后不久,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即向家属下达了《病危通知书》。

  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孙秀凤介绍,王刚经过初步检查患有:左侧自发性气胸,继发性肺结核、双肺损毁,结核性脑膜炎,肛周寒性脓肿等病症,情况极其危重,随时有生命危险,急需转院治疗。

  昨日下午,王刚的母亲孙国香流着泪对记者说,十年啊,孩子回来了,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她不知道救治孩子究竟要花多少钱,十年寻子已散尽家财,确实无法承受巨额救治费用,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就这样回来,又离去吗?

  【如有爱心读者愿意提供帮助,可与王刚的母亲孙国香联系:13277678875】

  他有20多个“勇士”账号

  玩游戏月入2000多元

  病床雪白的枕头上,一张惨白的脸庞,一尺来长的头发披散着,瘦骨嶙峋的身体……

  在一阵阵短促咳嗽的间隙,32岁的天门青年王刚每说出一个句子都无比的艰难,但是,刚刚过去的10年,也只有他自己清楚,他究竟是怎么度过的。

  王刚告诉本报记者,整整十年,他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武汉,不在网吧就在游戏厅。

  王刚回忆:2001年8月28日,他到武汉后不久,找工作不成,身上的几百元现金很快就花光,只好找同学借钱度日。2002年的春节,他是在母校一个寝室里孤凄度过。

  2002年到2005年间,他平时都在武昌一些高校周边断断续续以帮人收旧书为生,有空就混迹于游戏厅和网吧,喜欢上网用模拟器玩诸如“三国战记”之类的游戏打发时光。

  2006年,他在虎泉周边一家网吧找了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,每月有千元左右的收入。

  王刚回忆,2008年6月一个名为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的网络游戏开始出现,他主攻这个游戏,以练装备并通过一个名为5173的游戏交易平台出售等方式挣钱,他清楚地记得,当年他在这个游戏中挣到的第一笔钱:以320元的价格出售了一把“宝剑”。

  2008年下半年,他完全陷入了这个游戏,游戏玩得好,他一个月卖装备可以挣700多块,卖金币可得1000多元,一个月收入可达2000多元。

  去年11月左右,他突然开始不停咳嗽,他只“抽空”去虎泉医院看了一次病。此时的他已同时拥有,并要“照应”20多个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的账号,其中有5个账号都在55级以上(最高级别为60级),足见其功力之深。

  王刚说,这些年基本都没有租过房子,最后这半年,他主要待在同一个网吧,沙发很宽,可以睡。

  王刚的妈妈孙国香告诉记者:王刚从救助站交接时,工作人员交给了她一个小夹子,里面有两张银行卡,还有700元左右的现金,这是儿子身上仅有的有价物品,这700元也是他用网络游戏挣来的“余款”。

  王刚在病床上告诉记者,这10年开始的时候,是觉得没脸,也不想回家,后来就慢慢习惯了这种辗转各家网吧的生活。直到5月7日晚上被救助,他才发现自己真的病得很重了,想结束这种生活,想回家。

  涉事网吧负责人:

  否认收留过他半年

  据王刚回忆,从去年10月到被送到救助站,他一直呆在武汉虎泉的某网吧,极少出门,甚至连一日三餐都是由网吧员工帮他买好送来。但昨日记者来到这家网吧时,却听到了不同的说法。

  据该网吧一李姓负责人介绍,5月6日下午大约5点多钟,他来到网吧时,发现一名男青年躺在机房后部的沙发上,衣着邋遢,身体瘦弱,显得精神状态很差。出于关心,他询问该男青年是否需要帮助,需不需要联系家人,但男青年表示自己是离家出走,只是暂时不舒服,躺一会就好,不需要联系家人。到晚上8点左右,他发现男青年依然躺着没有起来,因为该男青年没有带身份证,而且也不愿意透露姓名,他们只好通知卓刀泉派出所的民警将他送走。

  接受记者采访时,负责人一直强调,男青年以前并没有来过该网吧,当晚也没有上网。不过记者离开后,负责人通过电话和本报记者联系时承认,男青年曾经借用他人身份证在这里上过网。

  派出所当事警官:

  他胳膊瘦得像柴火棍

  昨日,记者联系到救助王刚的武汉市救助管理站。该站负责人介绍说,5月6日晚8点多,王刚被卓刀泉派出所民警护送到武昌救助点后,转送到救助站。当时他给工作人员的第一印象是精神状态很差,一脸病容,还伴有哮喘症状。由于很长时间没有洗澡,他的身上有一股很重的异味。

  工作人员将他送到附近的岱家山医院进行了救治,情况稳定后,王刚提出想要回家。工作人员随后联系到了他的家人。

  卓刀泉派出所一民警用手比划说,王刚的胳膊瘦得像柴火棍。

  附近商铺店员:

  他身上是那种没晒过太阳的白

  该网吧楼下的一家商店店主说,他亲眼看到了5月6日晚男青年被送走时的场面,男青年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很白,而且是“很久没晒到阳光的那种白”。

  在该网吧附近的一家冷饮店,记者向店员询问王刚的情况时,该店员立即表示对他有印象,“人都有点变形的感觉了,很瘦,头发很长,身上也很邋遢。”

  她表示,自己上网时曾几次碰到他,虽然不知道他的姓名,但是邻座的顾客都说,这个人几乎天天都呆在该网吧。

(责任编辑:yujeu)